如期如归🐋【跑路啦】

2022祝大家快乐快乐快乐

和特种兵恋爱的108种姿势 48.

特种大队兵王杨九郎 / 外科医生神手小张



“慢着!”


紧要关头,警方终于挟持着尹冽赶到。


尹老爷子瞳孔瞬间放大,若不是有手下及时扶住,怕是要一口气喘不匀憋死过去。他嘴里一直呢喃,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
现在双方手里都有人质,尹冽被警察用枪抵着,同时谈判专家站出来和对面进行着沟通。


尹冽看到和张磊靠在一起的男人,突然就什么都明了了,在无人注意的角度他攥紧双拳。


“你若是把人现在放了,兴许还能从轻处理,可你若是将人杀了你要知道你犯下的就不仅仅是一个走私d///////////品的罪了!”


双方你来我往的交涉多时,可老头子就是软硬不吃,“老头子我不是三岁小孩子,我手里早就不知道有多少条命案了,况且落在你们手里我认栽,可这两个人我一样要杀!”


他知道自己今天横竖都是一个死字,所以更加无法无天了起来。


警方没想到把这帮孙子一网打尽之后会在这个环节僵持住,“那你不为你的儿子想一想吗!”


“你们是警察,不会杀他的。”


他,真的什么都知道,这个老人很狡猾也很聪明。


尹冽低下头,“爸……投降吧。”


“混账,你说什么!”


“我说,投降吧,别再执迷不悟了。”


老头子好像明白了什么,可也不敢相信,他防了半天张云雷,结果居然被自己亲儿子摆了一道。


“你,你…好啊,真好啊!”尹老有些疯了,手中的枪已经举起突然对准了对面的尹冽,“你们都背叛我,那我今天就清理门户!”


“不要!”


这声不要是张云雷喊出来的,同时他害怕的闭上双眼。


枪声响起,众人一时间不知道是谁死了。


“爸!”


好像过了许久,人们才反应过来似的。尹冽早已推开束缚着自己的警察,扑向倒地的老爷子。


一枪毙命,脑浆子喷在张云雷脚边,他忍不住干呕。


“爸......爸.......”


群龙无首,尹老身边的手下即刻间被缉拿归案,眼下只剩尹冽。男人坐在地上抱着尸体从最开始的崩溃大哭逐渐转变为无声的落泪,最后便是无尽的沉默。


“张磊。”许久他出声,嗓子哑的很,“我们规划的那些未来,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我是不是?”


是的,一直都是,张云雷规划的未来里只有杨九郎。可他现在不敢说一个是字,眼前的男人刚刚失去了唯一的至亲,让他怎么忍心再去折磨他呢?


“你说话啊!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原来那天在麻将馆张云雷和这个男人的亲昵是发自真心的,他妈的他表演出来的抗拒是故意让自己看的,尹冽觉得自己彻头彻尾都是个傻逼。


“对不起......”


“我当初就该弄死他,当着你的面弄死他。”尹冽被押走前,恶狠狠的发笑,一双眼睛红的像头恶狼死死盯着张云雷。“什么都是假的,你在我面前什么都是假的。”他爱了半天人家,到头来连人家真名都不知道。


“尹冽。”张云雷这会儿缓的差不多终于可以站起来,他走到人跟前,尽管被警方拦着怕尹冽突然跟人动手,可张云雷摇摇头,他相信尹冽不会。“尹冽,我叫张云雷,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区总医院的医生,我的爱人叫杨九郎,这是真正的我。”


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尹冽指了指张云雷身后那个男人,“他?张云雷你忘了吗?你的合法丈夫是我,是我尹冽!只要我不同意,你他妈一辈子也别想离婚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不给他再啰嗦的机会,警察这回直接把人押回车里带走。


一众犯人被押送回A市,为期三年的卧底任务终于圆满结束。


杨九郎不满的在电话里跟高峰叫骂,“你他妈还留着两手准备,差点搞死我你知道吗!”


“我就知道你这废物没用,你得感谢我留着plan B,不然这会儿你和张医生就得做阴间夫妻了。”


气的杨九郎恨不得扔手机,正做饭的某人从厨房出来把手机抢过去瞪了他一眼这才安静,然后接过电话道,“高队是我,好,明天我就去报道。”


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,杨九郎察觉到张云雷挂了电话后神情有些不对,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。”张云雷没说,然后快速转移话题,“赶紧洗手,该吃饭了!”


高峰所谓的plan B便是尹冽,这事要早于当初他们找张云雷进行卧底任务,尹冽虽然生于贩d世家,可他倒是干净的很也不愿意走这条路。机缘巧合之下和高峰他们有了联系,那会儿尹冽离家出走,在被警察策反后这才重回尹家。


和张云雷遇见也是误打误撞,栾云平并不相信尹冽的为人,大家也不确定中途他会不会反水,这才派出了张云雷。


这两三年的时间,一切都是未知数,尹冽也确实如他们所料中途很多次都有反水的意图。可他深爱着张云雷,一个月前他所说的那些规划都是真的,那套学区房他已经看好了就差交定金了。


原本计划着,今天和警方合作把尹家的势力斩草除根后,他就带着张云雷走,去过普通人的生活。可今天来了才发现,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。


“九郎,对不起。”


是夜,二人躺在床上相拥,三更半夜但都不困,也或许困了但是不敢睡,怕醒来眼前的人又消失。


“干嘛要跟我说对不起?”


“两年前和俞斌合伙骗你,对不起。因为要让任务进行下去不得不跟尹冽结婚,对不起。你的腿…对不起。”


他总是这样一个人,习惯性的把所有过错揽在自己头上。就着昏暗的台灯,杨九郎将吻落在人锁骨上,“我的磊磊也是个军人,所以这些事不该对我说对不起,我都理解。我的腿…与你无关,你咋这么喜欢揽责任呢?嗯?”


他捏了捏小孩儿的鼻子,“我的腿是之前出任务受了伤,好了以后也不能进行剧烈运动这才退伍的。”


依旧嫩滑的小手伸进被子里,覆盖在大腿凸起的伤疤上,“疼吗?”


“疼,疼死了。”杨九郎指着心脏,“这里疼死了,差点就死了,真怕再也见不到你。”



tbc.

评论(47)
热度(434)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如期如归🐋【跑路啦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