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期如归🐋【跑路啦】

2022祝大家快乐快乐快乐

和特种兵恋爱的108种姿势 45.

特种大队兵王杨九郎 / 外科医生神手小张

前言:今年更新频率确实是不太稳定,是我自己的原因,也感谢大家依旧在追。从去年大四准备毕业开始,虽然不是说忙到连写文都顾不上的地步,但心态上总是不过关(其实就是懒癌晚期)。我对于自己的事从来也不上心,都是能拖就拖,不拖到最后一刻坚决不做。我手里压着一堆的梗,想写,也肯定会一个一个的写出来,但是倚着我现在的情况来说,肯定是不如还在学校时候要快。再一次感谢大家的包容,么么哒~



张云雷费劲吧啦的得知线人就在身边,但是具体是谁,他该如何联络上人家,目前还无法确定。越是到收尾的时候,越是考验人的心态,张云雷每天都在心里打气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自乱阵脚。眼下的形势都是有利的,下个月就是交接货的日子,如果不出意外他则和线人里应外合,将尹氏上上下下打劫个干净。


一想到联系不到线人,张云雷就着急的呆不住,于是也应下了尹冽带他出门的邀请。


“你天天窝在家里哪也不去,我都怕你发霉了。”


张云雷冲人不出好气的说,“这不是正合了你爸的意,省的他老怀疑我。”


越是把这种话放在嘴头上天天说,越是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心,尹冽听到后笑出了声。


“你别和他计较,干咱们这一行的都有这毛病,除了自己谁也不信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要是真计较起来恐怕这会儿我早离开了。”张云雷安抚着人家。


俩人边走边聊着就到了麻将馆门口,站定后尹冽问道,“那你怎么不问问我信不信你?”


张云雷沉默,他不想问,也真的不想知道不在乎尹冽是不是真的信他。不信又能怎么样,反正他也不放自己走。


“尹冽,我不问是因为我信你。”


男人显然被这话取悦到了,眼里闪烁着爱意,浓烈到一眨眼都要溢出来。张云雷受不了他这样,于是率先推了门进去。


只是没想到一进屋就瞅见了一个熟人。


熟的不能再熟了。


身后的人跟了上来,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。”张云雷摇摇头,让自己努力镇定下来,转身对着尹冽,“包厢还是厅里?”


尹冽知道他喜静,又受不了烟味,“我订好包厢了,咱们先进去,一会儿子铭带着他女朋友过来,咱们正好凑一桌。”


俩人上楼的时候,张云雷正好贴着杨九郎过去,手肘轻微的被人碰了一下,惹得他肌肤发烫。张云雷讪讪的想,幸好尹冽没发现他的异样。


过了半刻,牌友推门而入,张云雷抬眼快速扫了一下,男人高挑偏瘦,但是身上肌肉不少。那副模样让他想起了远在A市的老秦,那孩子也又瘦又高,可惜没眼前这人壮实。小孩儿现在不知道在队里怎么样,他走之前赶上人家休假,也没来得及打个招呼。


“我对象又他妈跟我闹别扭了,草!”


尹冽失笑,“又怎么惹到小公主了?”


“我就打电话催她来着,每次化个妆磨磨唧唧得俩小时,服了。”


三缺一,这牌是不能打了。尹冽本想问人要不要去别的地方玩,张云雷怕错失好机会,“去楼下随便找个人凑一凑呗,来都来了。”


不多时,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,张云雷这次只是僵了一下便很快恢复了。他就知道,杨九郎一定能来,他就是这么肯定。


”三缺一啊,怪不得。“杨九郎操着一口本地口音,连皮肤都黑了两个度,没人会怀疑他的身份。


四个人掷了色子后依次落座,很巧的张云雷和杨九郎面对面而坐,某人悄无声息的翘了翘嘴角。


被称作子铭的男人倒是戒备心重,盯着杨九郎一直看,“兄弟好眼生,之前不在这片混的吧?”


张云雷忍不住替人捏一把汗,没想到这男人眼睛这么毒,一紧张连牌都打错了。杨九郎忍不住提醒道,“小兄弟,新手吧?牌都能打错。”继而看向左侧的男人,“别提了,之前得罪了人,不得已跑来这边了。”


“哦?”男人仿佛来了兴趣似的,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,“得罪了谁啊?我看看我认不认识。”


“李陆生。”


张云雷偷偷在裤腿上擦了擦手心的汗,没想到杨九郎居然应付着答上来了,不过想来也是,他不可能冒冒失的就这么过来,肯定是提前做好了功课。


“敢问兄弟尊姓大名,今天遇上了就是缘分,将来有机会我在李哥跟前给你美言几句。”


“杨昊,大家都喊我昊子。”杨九郎装作浑不吝,随地啐了口,“倒也不必美言,那老东西我也看不惯他仗势欺人,躲得他远远的老子在哪混都一样!”


见人还欲再问,张云雷适时的开口,“子铭哥好奇心怎么这么重。”


尹冽知道这是惹张云雷不快了,阻拦了子铭后面的话,“行了子铭,出来玩就踏踏实实的。”


杨九郎心里美炸了,媳妇帮他解围了,真不错!小家伙现在越来越棒了!于是奖励他一个三筒,果不其然,小狐狸把牌一推美滋滋的。


“不好意思,掏钱吧各位。”


张云雷并不惊讶,他知道作为特种兵是会训练记忆力的,杨九郎这人又万能,什么都会。记牌什么的对于他来说,都是小菜一碟。


只是玩到最后一圈牌时,墙上的挂钟提醒着他马上要结束牌局了,下次见杨九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,也不知道他和杨九郎该如何联络进行里应外合。


于是思绪一乱,连着输了好几把,其实输钱什么的他也不在意,反正输的也是尹冽的。只是一想到马上又要见不到眼前的人,他就一阵阵的心慌加难过。


之前那么久都熬过来了,可是自打再见时,张云雷又开始了最初的焦虑和不安。想着想着,竟是鼻子开始发酸起来,对面某人看着心道不妙,小孩儿这是要哭了。


杨九郎想安慰下小孩儿,他知道小家伙在难过什么,于是故意说,“小兄弟手气不太好啊,这是输的要哭鼻子?呵,出息.....”


”谁,谁谁要哭鼻子了!你这人!“张云雷自知他是在安慰自己,可也得配合着演戏和人骂几句才是。


“不玩了不玩了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张云雷找借口出了屋子,然后便在洗手间隔间安静的等着。


“开门。”


手是颤抖的,门瞬时再次合上,紧接着张云雷被人压在墙上口腔被扫荡一空。


“唔......”


男人手比在唇上,"嘘。“


不敢浪费时间,杨九郎将纸条上的手机号展开,“十秒钟背下来,快!”


紧接着杨九郎语速飞快,“听着,每个礼拜都想办法让他带你出来一次,可以是这里。”杨九郎想了想改口,“算了,这里他肯定不会再带你来。那就西区的公园,侧门往里走五百米有个石凳,把线索藏在附近就好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张云雷还想再说点什么体己的话,人已经找了进来,“张磊?你在里面吗?”


“快,喊救命,然后打我。”


他反应过来,随即开启飙戏模式,用力揉了几下眼圈,“救命啊!!!!尹冽,救我!!!”


很快这个隔间的门被用力的撞击起来,张云雷依旧在哭喊,“你滚啊,别碰我!”


杨九郎乐了,使劲亲了亲人嘴唇,“小东西还挺烈的,让哥哥亲一下!”


外面的人将门板给踢爆了,紧接着杨九郎被人揪着扔了出去,装在墙上然后再弹回地面。他就没打算反抗,不然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让人轻易放倒。只是他腿上有旧伤,这么摔一下子,杵到了腿这会儿疼的冒冷汗。


“畜生,老子弄死你!”


张云雷不瞎,他看出来杨九郎是真疼了,于是拉住尹冽,“算了,眼下别惹事,别把警察惹来。下个月的事要紧。”


杨九郎慢悠悠起身,靠在墙上笑的浪荡,然后被张云雷过去甩了一巴掌。


三个人离开后,杨九郎依旧靠在墙上回神,这会儿腿疼才终于缓了过来,然后他舌头顶着腮帮子努了努。小孩儿用力挺猛,他现在不光腿疼,脸也疼。


杨九郎琢磨着,等任务结束后,该怎么惩罚一下他呢?到时候,新账旧账一起算。



tbc.

评论(48)
热度(419)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如期如归🐋【跑路啦】 | Powered by LOFTER